深夜搜书 - 言情小说 - 王座与海岛在线阅读 - 十二伊甸园

十二伊甸园

    私家车里,郑丛在前面开车,林森森坐在后排位置看着手里每个人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吉旭,24岁,白羊座,身高183,体重73kg。”

    林森森坐在沙发上,眼前这个男人就站在原地漫不经心的开始了自我介绍,很简短,很随意,是反应最快的人。

    “吉旭,你好。”林森森灿烂一笑,身后的电视屏幕上,吉旭的排名瞬间升到第一名,奖金一栏从0变成10000,位居榜首,“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!我叫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小姐!我……26岁,没有不良嗜好……”

    继他开场,电视屏幕显示出排名,吉旭的手环也有了入账的信息,其他人这才开始争先恐后的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无论他们多么嘈杂,七嘴八舌,手舞足蹈,林森森都只是坐在那里,一脸笑意的看着全然不在意,满身无所谓,自在悠哉的吉旭。

    除了抢破头要表现的人之外,还有几个人丝毫没有表现,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景子舒和许茗维持了秩序,众人这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,像今天这样的机会还有很多,不要这么惊慌嘛。”林森森起身,“想来你们忙了一天也累了,要早点休息哦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人见林森森要走,更是不明白了,不是三个月的相处吗?怎么这就要走了……

    “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所以才会让人更加珍惜嘛,哦,类似项目奖金在你们各自屋里有案例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后会像惊喜礼物一样,等着你们来拆哦。”林森森扔下这句话,在郑丛的搀扶下重新坐上直升机,扬长而去,留下一屋子的人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景子舒在林森森走后和许茗礼貌示意,率领一行保镖离开。

    “林女士还有公司事务需要处理,三个月时间内会不定期、不定时来访。”许茗送走这些人回身对屋子里的人说道,“我现在开始准备晚饭,各位有什么忌口和饮食偏好可以现在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有人想起什么,没说什么上了楼,有些人还在原地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吃辣。”吉旭懒散举手,说完这句也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“不吃羊rou,还有豆腐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吃花生,坚果这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吃水煮牛rou,今天晚上可以吃吗?”

    “糖醋里脊!排骨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每顿都要吃鱼,你记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麻烦你有香菜的菜,汤之类的,可以单独一份,自己添加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吃香菜吗?我可愿意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茗从口袋里拿出笔和本在七嘴八舌之中一笔一笔记录着,“好,今天只能委屈各位了,我只能根据现有的食材避免各位的忌口,以后会注意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完菜也都回了自己的房间,许茗根据记录打开冰箱,查看着有什么菜可以做。

    “需要帮忙吗?”一个人出现在许茗刚关上的冰箱门旁,带着温煦的笑,“我家是开饭馆的,我知道这么多人吃饭,一个人忙不过来,需要帮忙吗?我可以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许茗怀里抱着各种蔬菜怔怔的看着他,是因为他好看?是因为,他是唯一一个提出来帮忙的人?

    “类似项目奖金案例……呵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一个《类似项目奖金案例》文件夹躺在电视柜上,有人翻阅过,有人自始至终没瞧过一眼。

    “牵手——2000为基础,拥抱——3000-8000不等,接吻——6000-12000不等,**——随心情和技术开价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嘲讽,有人冷漠,有人认真盘算,有人从行李箱里摸出一个仪器对着这张纸扫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目前已掌握有力证据。”

    有人用笔记本给一个邮箱发了封邮件。

    吉旭回房间后就去洗澡了,等他围着浴巾出来后发现,自己房间的电视亮着,屏幕上面还有一个类似通知的消息赫然显示着:

    林女士将于下周三(7.27)来访。

    他也只是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的头发,路过电视屏幕走到自己的背包前,从里面摸出一瓶易拉罐啤酒,拉开拉环,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郑丛将车停在停车场,为林森森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在这等我。”林森森下车,“放心。”拍了拍郑丛的肩膀,一个人走向安全通道。

    从安全通道里上四层楼梯后,一个厚重刷着金漆的大门出现在眼前,门已经很厚很沉重却还是能隐隐感觉到门后的声音,在林森森耳边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推开这层门,又是一个刷着金漆的大门,这次有两个保镖守在门前,走到他们面前经过安检和搜身后,他们朝里打开了大门……

    黑色金漆点的墙砖和地砖,光洁铮亮,无论是穿高跟鞋还是皮鞋都要小心摔倒,壁灯点缀,昏暗微弱的灯光不像指路的灯,像墨鱼的吸盘缠着你,拉扯着,走廊有两个人并肩走那么宽,五米左右之长,很快就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再推开眼前这扇门,便来到了……

    伊甸园……

    林森森闭眼深呼吸了一口气,推开了这扇门。

    基督教圣经中指人类祖先居住的乐园,极乐之地。

    屋内建筑像一个剧场,巨树之下伸出一个半圆的舞台,枝繁叶茂,永不掉色,上面表演的人仅用寥寥无几的布料包裹着自己,他们围绕着身后的树干上跳舞,动作大开大合,十分不拘泥,只有一排观众位置没有很多也没有很少,但总是有人坐在这里,平视舞台上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从这个门到观众席是要下台阶的,而从这里去舞台是有一条专属的道路,林森森迈下台阶,目不斜视,一步一步走向坐在观众席最中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的活动里出现你的人……”她在一个发梢被修剪齐平的银色短发女士身旁停下,将手里挑出的资料双手递过去。

    女士没有理会,“坐。”

    林森森这才在女士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她瞥了一眼林森森手里的资料,一眼就看见照片是那个大声反对搜查行李的人,接过资料后伸手揉成团,“我这里不需要这种吃锅望盆的人。”随手一扔。

    她嘴角一挑,伸出手开始玩林森森的头发,半个身子向林森森贴去,“你怎么样,有选到感兴趣的人吗?”左手食指缠着林森森的发尾,发丝在她指尖绕来绕去,“有比我这里还出色的人吗?”在她耳边轻声问道,吐息温热拂过她的面颊。

    “老板真会说笑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到林森森得身体逐渐僵硬和不自在后,她才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,看向舞台,“你太久没来了,我这换了不少人,感兴趣的话告诉我啊。”

    林森森把视线放在舞台上,的确,现在这上面的人几乎全是生面孔,一个一个看过来,男的女的,长相风格都是按照她自己胃口挑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今天是来道歉的。”林森森很端正自己的态度,“有生意也一定会和您做。”林森森从包里又摸出三张资料,“这几个人,需要您帮我看一下,以免再像刚刚那位一样……得罪了您。”

    Denarius瞥了一眼递过来的资料,“放这吧,有时间再说。”她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,不再理会林森森,继续欣赏舞台上的人。

    林森森将资料放在酒桌上,“麻烦您了。”起身恭敬的向Denarius微微鞠了一躬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林森森回身走向大门,此时一个人从走廊里走出来,一步步向舞台走去。

    她迈上开门的台阶,一只手抓住圆柱的门把手,拉开门走进走廊。

    又来到狭小的走廊,四周的灯光忽明忽暗,她的高跟鞋在光滑的地砖上每走一步就发出嘎达嘎达的声响,并且伴有一不小心就会滑倒的危险……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刚刚……

    “是我看错了吗……”林森森站在郑丛为她打开的车门前,回忆着刚才。

    伊甸园的舞台上,某个树枝旁,一个男人全身上下只有腰间围着一个白色的碎布,正在和树干交缠热舞,头发稀松的在额间散落,遮住他的眉眼,眼底里看不出任何温度,Denarius坐在看台,拿起酒杯略带玩昧的在这个人身上打量着,“早知道我也推送个名额了……”仰头,饮尽。